宝贝计划app破解版下载_宝贝计划app破解版怎么安装

app

宝贝计划app破解版下载_宝贝计划app破解版怎么安装

导读:李开复,知名IT投资企业创新工场创始人。被誉为“青年导师”、“创业导师”,曾任职苹果、微软、谷歌三家科技公司,鼎鼎有名的微博大V。2013年抱病隐退,在台湾养病一年多,病情好转回京。

5月21日,李开复公开亮相3W公开课,讲述自己刚从硅谷归来的感想。穿着黑色西装、灰色衬衣,气色看上去不错,很健谈,带着是一股浓浓的“导师”气息。

以下为公开课现场精彩摘要:

谢谢许单单,邀请我从台北来。很久没有出来演讲,这次因为跟单单有很多方面的交流跟合作。最近看到3W咖啡得到了很好融资,总理刚刚来参观,另外旗下有六个公司在公关投资方面都做的非常优秀。

创新工场现在主要做早期投资,但是单单做的正好是超早期投资,我们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现场也看到了3W咖啡本身的影响力,有这么多创业的好朋友们来参加,真的是很开心。

美国硅谷创业者正在做颠覆式创新

我刚刚从美国回来,由于很久没去硅谷,被他们在创新领域的变化感到震惊。他们绝大部分创业者都力图做着颠覆式的创新项目。创始人的沟通能力,对愿景的认知,技术的理解,都让我非常钦佩。而美国创业者和媒体也对于中国特色的市场氛围和创业者非常感兴趣。

中美创业者之间的差距

第一点,中国创业者对于成功的渴望还有对工作的投入和勤奋,全世界第一。

前一阵我们带了二十多个创新工场投资的公司到美国硅谷参观,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不容置疑的是,硅谷创新真的厉害,但创业者又好像工作没有太努力。创新公司晚上谈到六七点,八九点,停车场就空了,远不如中国创业者勤奋。

第二点,受环境制约,美国人工成本非常昂贵。

一些拿到一两百万美金以上投资的项目,只有四个工程师。问他们为什么不多雇点人,他们回复说,人工太贵了,这么点投资雇不起。这也造成他们真的很少是团队在打拼,做事情的生产力跟中国相比还是有一些差距。

第三点,是市场区别,在有些领域跟中国还是有差距的。

在座的都很幸福,中国正处于创业黄金期。不同于中国深圳的创业氛围,美国很多硬件创业者对于硬件生产流程并不清楚,大多只是处于模糊或者只是摸索的过程。要做硬件创新的话,中国是世界大国有很大优势。

第四点,美国有些城市地广人稀,O2O发展很困难。

譬如一些城市,三个家庭中间的路可能要在时速50公里的情况下开半个小时,人口低密度的国家做O2O很困难。

比如河狸家、美食汇、饿了么要在美国做的话,一天一半的时间可能都在开车,时间、汽油,配送成本消耗都非常大。

中国都市人口密集度非常大,这也代表了中国一定会成为共享经济O2O大国,无论是打车、订餐、美甲理发而言,用户群跟提供服务群都是非常密集,非常有效率,再加上提供服务群在中国的工资跟美国的差距还是相当大。

虽然中国工程师的薪水快速上升,与美国差距越来越小,但中国服务提供者例如司机、美甲跟美国薪水还是有五倍以上差距,这意味着更廉价有效率的服务可以被提供给中国消费者。

总理反复说的大众创业,另一种诠释是: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高科技创新,但可以间接成为一个高收入的共享经济O2O个体,比如说滴滴、快的司机,到家美食汇,美团配送,这可以因为跳出传统圈子得到更丰厚的收入。得益于经济发展和政策推动,中国在O2O共享经济方面应该会成为世界大国。

以上几点也是中国创业者的机会。概括之,硬件共享经济、传统消费软件,娱乐游戏内容等方面有很好的创业环境,不仅是创新工场、我们的合作伙伴真格基金、文胜,3W等机构都在加速、孵化、投资,整个创新投资的服务链方面提供了堪称完整的服务。

为什么要做群英会

国内非常多创业者在迅速崛起,我非常有幸跟徐小平、蔡文胜一起创办了群英会这样的一个机构。之前三家的项目孵化平时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想,如果三家一起出面找一批特别棒的创业者,等于做了一个对外公益的帮助创业的一个尝试。

今年是第一年,我们一共有1300多位申请者,我们惊喜的发现里面有很多很棒的创业者,能挑一两百个是不成问题,只不过我们三家资源有限,最后挑了当中最棒的四十位创业者。

我们三家所提供的帮助:除了我们三位将做大家的导师,我们还有三十多位的一对一的导师来深入帮助每一位创业者,我们也会提供各方面课程和各方面辅助,大家形成一个非常强的兄弟姐妹团来彼此帮助。

今年是实验的第一年,希望以后越做越大,我深深的希望这个群英会能够成为长期帮助早期投资的一个辅助平台。

为什么我们对国内创业环境充满信心

从这次群英会的申请者也可以看出的,国内有两个非常正面的现象。

第一个就是连续性的创业者在快速增加,我们四十位群英会学员中有70%多都是连续性的创业。如果我们研究过全球创业风气的话,也会感受到这点,硅谷乃至全世界最能够改变世界的人,都是把过去当做一个经验来累积越做越好的人。

回顾2009年创新工场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基本没有奢望碰到一个连续性创业者,那个时候大家都是第一次创业,无论是刚毕业,毕业了几年,或者是企业出来的高管,连续创业者在当时非常稀缺。

因为我觉得第一次创业可能是一种偶然,是一种运气和学习,但做了一次,还愿意做第二次,无论从成功还是失败中去学习,他们的提升都是非常非常多。你做了一次,还愿意做第二次,就表示创业这个事情是你非常确定想做的。

创业的基因是与生俱来的,你有没有创业者的特性、自信、独立性,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可能还看的不那么清楚,但是第二次的话,这种人百分之百是有创业者DNA的,虽然这并不表示一定会成功,但从概率上讲,第一次创业者无论是确定性或者是成功的概率都要比连续创业者差一些的。从而来看,群英会的成员组成也代表中国的创业者经验是不断在累积提升。

第二点我们看到创业者年龄平均在下降,我们最终挑出的这四十位平均年龄在三十岁,最年轻的有93年的,有好几位都是90后。创业者年轻化的现象在五年前还是没法想象的。

我曾经的文章提到过,刚毕业不要创业,要累积经验,但今天我越来越多看到,有一些人刚毕业不久,就已经是有经验的创业者,可见大家首次创业时都是非常年轻的。二十出头的95后,我见到的越来越多。除了美国之外,没有哪一个国家像中国有这么大比例的连续性创业者和超年轻创业者,而且这个比例跟数量都在非常高速增加,今天真是一个创业的黄金时代。

以下为公开课现场,许单单独家对话李开复

许单单:谢谢开复,你刚才讲去美国看到了中国存在很多机会。创新工场在2009-2010年的时候,其实是在压移动互联网的赛道,例如投了豌豆荚等移动互联网的公司,但是现在这一波已经过去了,创新工场当年的目标和今天还是不一样的,今天创新工场这么大的资产管理规模,现在这一波会压什么?

李开复:创新工场的投资理念一直是要看清楚赛道,然后把它研究的很透彻,力图在新领域崛起之前,投资到整个产业链有机会的缺口。刚才讲的共享经济O2O,是我们非常看好的,汽车领域、医疗方面、教育方面、房地产方面,还有服务类的都有很多机会。我们不是说O2O就投,或者O2O房地产就投,而是基于O2O基础是否扎实,它的Offline是否做得很好,而不是做一个轻飘飘的APP就能拉一部分用户。

我也非常看好智能硬件。我们喜欢投的智能硬件是说他真的有特色,让用户能够从心里喜欢,他作为一个硬件本身是有吸引力的,而不是说我们用所谓的小米模式把它大量的走出去,甚至赔钱,我们认为走好第一步是要做一个本身是有用户需求的具有价值的产品。

另外一个数字内容领域,听起来是平平无奇,但在国内数字内容的创作和消费领域比美国还大。如果你是一个作家,你把你的文字或者漫画家把你的漫画或者是一个很有创意的人把你的内容放到网上去,你是可以直接跟用户对接的,这表示你的推广成本下降,表示没有中间的中间商和中介来赚你的钱。

我们在这个方面投了很多的平台公司,比如说做十万个为什么,所以我们觉得说在国内上游下游也非常快速的被互联网打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而且相对的硬件或者O2O来说,这个是纯虚拟世界,所以它的利润跟它的投资回报的速度可能会更快,所以这也是我的看法。

我们还不断的在看其他的领域,会通过美国的投资机构来发掘一些美国的趋势,另外一方面我们会在国内根据用户使用习惯不断的挖掘,比如说在线学习这个我们举得是重要的趋势,但是我们自己还没有研究透彻,类似这样的可能还有四五个不同的领域还在研究中。

许单单:中国创业行业的竞争是全世界最激烈的,张小龙产品的经验成为圣经到处传,大家一致认为产品为王,但是你发现在美国产品为王就OK,但在中国,尤其是滴滴打车出来之后,大家感觉说你的产品未必是做得最好的。虽然你的产品做得不好是不行的,但是做得好远远不是成功的一个充分条件。

我就感觉在中国一个创业者比我们在美国的创业者要求更高,他除了要把产品做好管好团队,他还要会融资会打仗,而且这个打仗比美国惨烈多得多,你看像团购那一轮的战争,像打车的战争,包括像O2O领域的战争。

我感觉从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的竞争远远比美国激烈,但同时对创业者的要求比美国要求要高,我自己的理解这个里面本身市场好,另外中国投资机构好像舍得比美国给钱,这个时候再去选创业者的时候,如果它的市场比美国惨烈,对全世界创业者要求最高的就是中国了,这个时候你觉得选创业者的时候,是不是和以前要有所不一样,或者是要更看重团队?同时刚才您讲到有年轻化,是不是像滴滴打车像这种特别惨烈的竞争,是不是年轻的小朋友其实HOLD不住这件事情?

李开复:对,每个领域适合的创业者都不太一样。

比如说做O2O如果要跟线下对接的话,一定要有一些传统的资源和经验,做硬件不能说只对硬件的生产和流程等等的,每个人不是都像雷军的团队有那么多经验,这个领域确实困难一些,所以这个要看所在的领域。有关中国的话,我基本是同意单单的说法,但是每个国家有不同的难度,我觉得美国要拿到VC的钱,可能还要对颠覆对一些独特对创意,对你的团队互补要有一些回应,要不然美国的VC可能会不投这样的项目。

在国内的话,这几点稍微可以妥协的话,但是不能妥协的是什么?我觉得一个就是说创业者本身的这种坚韧不拔,从错误中学习,超强的执行力,然后就是专注,这个我觉得可能跟美国的创业者对VC的需求不一样,当然有一样的地方,产品要好,团队要好,但是国内就像单单所说的,因为竞争剧烈,一个创业者仅仅是做好产品确实是不够的,他要非常迅速的执行,当别人抄袭你在砸钱的时候你能不能跑的比别人快,因为没有别的解决方案。或者你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或者不用钱扩张的方式,或者你能不能非常快速的占到一个小市场的垄断,你能不能把这个市场的垄断建一个非常深的护身符让别人进入,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中国创业者非常需要的能力和素质。但是好消息是如果你这个做得好的话,你建立的这个商业模式是要比美国来得更强。

我们用淘宝跟eBay对比举例,淘宝的商业模式更强大,因为eBay你卖东西要收钱,卖要收一次钱,付费还要收一次钱,你卖一个一百块他收走你八块钱,淘宝基本是免费的,所以这个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一个竞争对手不能因为价格竞争来进行打价格战,打不了,我已经免费了.淘宝总不能跟滴滴快的一样你卖一个东西我发一个券给你,这个不现实。

这个方面来说,国内的创业者逼着自己打出一个垄断,打的时候虽然很剧烈,阵亡的概率可能也很高,但是一旦做出来以后,真的很震撼,今天我真的无法想象谁来震撼淘宝,eBay虽然也很难,但是我觉得有足够的钱,有人也愿意投这个钱,当然有足够的钱还是可能的,所以我觉得虽然很苦,但是熬出来以后,你的这种霸主地位可能撑得更久一点。

许单单: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也是我自己比较苦恼的一个有关于管理的问题。外面不知道3W不只是个小咖啡馆,其实我们已经是四百多个人的团队了,算一个中型公司,我们基本上每年的工资要发到一个亿,其实压力挺大的。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管理,觉得时间不够用。一个我很尊敬的一个师兄给我讲,你太忙了你就做不好领导,你做领导每天忙,那说明你是一个智商不够的人,你不应该太忙,因为你过去两年的时间,基本上管理的颗粒度会变粗,在公司投入的时间会变少。

我在想这两年以及现在,毕竟身体康复之后参与度还是会降低,这个时候回头再去看创新工场,因为它是一个创业公司,六年左右的时间,也是一个新的创业公司,你怎么看待忙,包括你怎么管理创新工场,包括你现在管理少了,创新工场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李开复:一个公司非常小的时候,比如说几个人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是什么事都要亲历亲为,慢慢公司变大了,你更重要是要招对人,再变大了你就要学会如何的放权,再变大了,你可能就只能做啦啦队跟战略方向,再变大了像中国某些巨大公司就只能做精神领袖,我没有说哪一家。

这是一个必然状况,如果你公司已经十万人了,你还要去管事情的话,那只会造成麻烦。我印象中,有个技术很强的VP特别喜欢管细节,每一次他去洗手间的时候,他都要跟站在他旁边的人说,今天这个怎么做。

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管一千多个人的VP,他如果今天进去跟工程师说这做什么那做什么,中间的人都搞乱了,虽然这个VP非常聪明能干,还是被开除了。随着自己的管理的权限越大,肯定要找很棒的人,然后授权,充分的信任他们。当然我知道就像单单还有我,从一个公司做出来,过去的习惯肯定放不下,觉得公司是自己的BABY很难放下。

我自己的状况是生病以后,公司的人共识是开复生病了,我们不要去打扰他,虽然我每周会参加我们的投资会议IC,但是他们尽量有事情就自己判断了,最终这个过程让整个团队成熟了很多。

许单单:您觉得这两年他们成长的很快?

李开复:非常快,尤其在我生病最厉害的那一年,是我们有史以来投资最多的一年。内部员工让我很感动,大家真的努力,某种程度上也在说,想让生病的我更加的开心。

从现在来看,那一年投的案子也是非常非常好,我很自豪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团队。对于一

app

个创始人而言,消失了17个月,团队还能有这么好的执行,表示我们这些人是选对了。虽然我现在开始工作了,但是也不应该改变所有的流程,和赋予他们当时的授权。公司需要我做的事还很多,他们已经证明自己能做的事,我就绝对不要回去自己插手,这样的话,不但没有帮助,还会反而让他们觉得不信任或者不舒服。

许单单:虽然生病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情,但换个角度来看,是否也可以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李开复:生病之后,我的心态变得更加平和,凡事都会比较乐观。对于生病一事,我认为老天是想通过这个机会让我慢下来,拥有更健康的人生观,公司发展得更平顺。发生一个好还是不好的事情时,我会更想内在的原因,而不是这个过程。

来源:3w公开课

宝贝计划app破解版下载_宝贝计划app破解版怎么安装

宝贝计划app破解版下载_宝贝计划app破解版怎么安装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