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下半年以来,受世界经济下行、欧债危机蔓延的影响,浙江的外部市场需求急剧萎缩,浙江经济自身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素质性问题也不断暴露。“不良率回升是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阵痛’。”浙江银监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不良率高企的背后,是经济增速放缓导致信贷质量温和波动的结果。

 

谈及贷款不良率的高企,省金融办一位相关负责人也提醒:不良率的上升本身也与浙江经济本身所处的转型期这一宏观环境分不开,其后续走向如何,也与宏观经济走势紧密相关。

 

千丝万缕的担保链和互保圈是浙江贷款不良率上升的一个导火索。据一项调研结果显示,2012年浙江辖内不良贷款的多重成因中,“担保链”和“民间借贷”仅次于“市场外需萎缩”,成为造成这轮不良贷款持续暴露的主要成因,两大因素合计产生的不良贷款资金占比高达40.42%。

 

“银行正打算对杭州一家制造企业收贷,而我们是担保企业,很可能会受到牵连。”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位在义乌从事贸易的温州商人忧虑地告诉记者。在浙江,近来因为互保陷入危机的企业有所增加。

 

这背后暴露出了银行本身风险控制方面的缺陷。在经济上行时,互保可以助推银行业加速规模扩张,但也因此助长多头授信、过度授信冲动,导致经济下行时潜在风险杠杆被数倍放大。

 

在风险集中爆发前的温州,一套价值300万元的房产,可以从银行抵押贷款高达250万元。资产的杠杆效应被最大程度放大了。一家商业银行的高管告诉记者,因为房产本身并非高流动性资产,尤其是房价下跌时。对此,银行本应有更强的风险意识,但在房价单边上涨时,银行在激烈的同业竞争下往往成为这种高风险的推波助澜者。



【版权声明】:本文新时代P2P网贷投资理财平台用户自发网络整理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上一篇:5月风投系网贷报告:风投系亮剑,成交额稳步增长
下一篇:安徽小额借款企业试点治理方法(二)